首頁 > 國內新聞 > 正文

2019為何成為茅臺最缺貨的一年?
2019-07-03 15:31:23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導語:三重因素疊加,說是偶然也是必然。2019年三季度伊始,貴州茅臺股價終于收盤站穩千元關口。眾多茅粉紛紛奔走相告、彈冠相慶。相比二級...

 

 

導語:三重因素疊加,說是偶然也是必然。

2019年三季度伊始,貴州茅臺股價終于收盤站穩千元關口。眾多“茅粉”紛紛奔走相告、彈冠相慶。

相比二級市場的熱鬧,零售市場中的茅臺卻是潛流暗涌。

按照券商的研報,茅臺上半年銷量1.4萬噸。這意味著,2019年既定3.1萬噸銷售計劃的茅臺,并未完成年初股東大會上所說的“時間過半,任務過半”的銷售計劃。

來自草根調研的反饋也印證了這樣的事實,多位茅臺經銷商反饋,飛天茅臺(普茅)今年缺貨的情況應該是歷史上最嚴重的。“基本上是酒還沒到經銷商手中就被預定光了。”

近兩年茅臺缺貨是“常態”,但為何2019年格外嚴重?

01“削藩”回收的6000噸配額遲遲未落地

茅臺去年年末啟動“削藩”動作之后,有近6000噸來自違規經銷商的普茅配額被回收。

今年5月,茅臺母公司成立直屬營銷公司,根據其規劃,這6000噸配額首當其沖是要納入這一直營體系。

不過,因為眾多中小股東對直營公司涉及的關聯交易和定價等問題,存在諸多意見,使這一削藩產生的配額釋放至今不見落地。

尤其在今年5月年度股東大會前后,爭議愈演愈烈,諸多小股東認為,母公司與上市公司與其說在爭利,不如說在爭奪極其稀缺的普茅配額和價差。

迄今為止,對于上交所就直營公司所涉問題下發的問詢函,茅臺方面仍未作出回復。

爭議之下,裹挾其中的6000噸普茅配額如何進入市場懸而未決,上半年投放不及預期也實屬偶然中的必然。

所以說,6000噸配額遲遲未能落地釋放,是導致目前普茅極度缺貨的第一個顯性因素。

02高端非標品擠壓普茅配額空間

細心的投資人都有這樣一重發現:過去幾年中,茅臺的營收增速遠遠超過普茅銷量的增速;尤其是在出廠價被嚴格控制之后,茅臺產品均價過去幾年中仍然保持了大幅提升。

究其背后主要原因,是因為非標生肖酒和年份酒等高客單價產品,在茅臺高端產品體系中的結構性提升。

此間茅臺管理層的心思可見一斑:在因出廠價不能頻繁上調的前提下,想要變相改變產品均價、拉升營收增長,最好的辦法就是改變包裝,新瓶裝舊酒。

亦即:用價格不受管制,出廠價更高的的生肖酒和年份酒配額,替換掉不能夠漲價的普茅配額,繞開普茅價格,實現價格變相上漲。

但這一舉措的負面影響是,高端非標品茅臺酒總投放量因此擠占了普茅的配額,使得后者在市場上常常無跡可尋,而更貴的非標高端茅臺酒反而異常充沛。

一個例證是,2019年普茅價格頻頻上漲,而往年漲幅巨大的生肖茅臺卻上漲乏力,特別是放量生產的雞年茅臺和狗年茅臺走勢讓人大跌眼鏡。

03 老生常談的核心問題:產能瓶頸

從消費者需求層面看,我們也必須要注意到,頭部消費全部集中到茅臺以后,中國消費者對茅臺酒需求的快速增長,顯然不是茅臺這樣的細水長流的產量供應模式所能夠跟上的。

中國消費者奢侈品酒市場的接近20%的高速增長是大概率事件。而這一需求增速,無法被只有10%增速的普茅配額供應所滿足。

茅臺產能遲遲上不去,核心原因是在于茅臺酒“落后”的生產工藝:

根據茅臺基酒工藝的要求,一瓶普茅從投料至產品出廠,至少需要5年時間。這意味,2019年的投放量,來自于茅臺公司2014-2015年的基酒產能建設。

2013年后因宏觀經濟和反三公消費,使得高端白酒在彼時紛紛陷入低迷期,茅臺也概莫能外;另外,加上天氣等原因所導致的投建產能擴充變慢,所有因素在延遲5年之后,開始逐漸在最近兩三年爆發:

茅臺2015基酒產能3.2萬噸,2016年也僅為3.9萬噸,而2017年的4.2萬噸需要到2022年產能才能釋放。

 

考慮到從基酒到成品轉化率還要打一個折扣,對應2014-2015的3.2萬噸產能,實現今年3.18萬噸的投放計劃,已經是接近當前茅臺產能極限。

以上三重因素疊加,可見2019年成為茅臺有史以來最缺貨的一年,說是偶然也是必然。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非洲15國明年將采用統一單一貨幣覆蓋3.85億人口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期待黎明闯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