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環保水利 > 正文

環保鐵軍踏上海洋征途
2019-07-03 16:41:50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大海里有什么?除了滸苔、海草,魚類、貝類,環保人還有個答案:排污口。最近,生態環境部啟動渤海入海排污口現場排查工作,780名環保人分2...

 

 

大海里有什么?除了滸苔、海草,魚類、貝類,環保人還有個答案:排污口。最近,生態環境部啟動渤海入海排污口現場排查工作,780名環保人分260組前往河北唐山、天津(濱海新區)、遼寧大連、山東煙臺等4市,他們的目標是1700公里海岸線上的所有渤海入海排污口。

連續一周,這群環保鐵軍涉淺灘、爬巖石、盯無人機畫面,在體力、眼力、腦力的多重挑戰下“不放過任何一個排口”。

伸向大海的排口

排查山東煙臺的一處停滿了漁船的小海灣時,生態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的陳堯找到了熟悉的味道。“大海就這味兒,海風夾雜著咸腥”,這個畢業于中國海洋大學海洋專業的高級工程師曾有8年時間與大海為伴。

“沒有海邊生活經驗的人其實對大海一點概念也沒有,可以說絕大部分老百姓對海洋的認識就是餐桌上的小海鮮。”陳堯腿上一道兩寸的疤至今還在提醒他,掉到海里多讓人記憶深刻。過去“環保部門不下海”的狀況導致多數環保人并不了解大海。

今年1月,生態環境部開展的唐山黑沿子鎮試驗性排查,為入海排污口的現場排查工作提供了示范。為了讓排查工作盡可能專業,本次還特意抽調了海島城市浙江舟山的工作人員組成海上組,排查煙臺的海島區域。排查期間,陳堯所在的山東煙臺機動攻堅組接下了不少難題,也走過不少難走的海岸線。

 

煙臺攻堅組提供的渤海岸線直排口航拍圖

在煙臺龍口的海岸線上,幾乎看不到海水養殖場。生態環境部工作人員介紹,在之前的調研中,衛星地圖上顯示這里“密密麻麻全是養殖大棚”。

當地生態環境局干部介紹,去年龍口市啟動了綜合整治工作,在整治范圍內的養殖場均被拆除。

“過去因為養殖場,這里每隔5米或10米就有一根管子伸進海里,蓬萊市的一個小海灣內就有四五個家庭養殖場。”參與排查的山東省生態環境廳海洋處干部于亮辰說。

6月26日審計署發布的《國務院關于2018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》也提到了環渤海地區養殖場的狀況。該報告顯示,渤海的主要問題之一在于污染源頭治理不到位,1439個養殖場未按要求辦理環評、處理廢物或關閉搬遷。

“沒有誰為大海說話”

陳堯白天操作無人機,晚上則要整理當天的排查數據。

憑借無人機這雙“火眼金睛”,陳堯和組員發現有一條黑水溝通往八里沙河入海口,“黑水溝流經的防護林枯死了一大片”。現場快檢結果顯示,該溝水樣的COD(化學需氧量)、氨氮等指標均已濃度“爆表”。

 

煙臺攻堅組在防護林中發現的枯木 朱彩云/攝

這個需要穿過一片樹林才能發現的黑水溝,在一家企業的墻外。排查人員江冰分析,就枯木的表面附著物及周圍環境來看,枯木至少已存在數月。

江冰用“燈下黑”來形容這些過去被忽略的排口,“有的企業里面很干凈,但外面的院墻嘩啦啦流水”。

“不是這次行動,誰關注過海邊有多少排污口?”陳堯說。

在排口成為排查對象前,“查哪些排口”“小排口要不要查”一度存在爭議。

一些人認為最重要的是抓住源頭,管好規模以上企業,“按照二八定則,20%的排污口產生了80%的污染物”“查小口子沒有意義”。對此,陳堯認為,沒被關注的排口才是“沉默的大多數”,“很多企業環境管理不到位,市政硬件設施存在缺陷。你走到海邊就會發現,有雨水口在晴天冒黑水。”

在一開始的一天半時間里,攻堅組走走停停,一路發現直徑半米的排口超過20個,碗口粗的排口則達四五十個。

在龍口市黃河營村,幾處排口通向入海河流,干燥的氣候使當地不少河流干涸。排查人員判斷,一旦下雨或是到了汛期,之前堆積的垃圾就有可能順著管道、溝渠、河道,一路沖到海里。

“在過去,大海不就是個垃圾桶嗎?都這么想。”在陳堯看來,無論是直接設置在海岸上的排口,還是通過河流、溝渠、灘涂排污,都是因為“沒有誰為大海說話”。

給排口發身份證

這次排查工作中,每個疑似排口都受到關注。用生態環境部執法局負責人的話來說,就是“給每一個排口發一張身份證”,“身份證”上詳細記錄了排口的位置和形狀。一份旨在摸清底數的排口名錄正在形成。

過去,環保人手里只有兩樣文件:環保部門審批的企業排污口名錄與海洋部門審批的入海排污口名錄。

從排查流程到制定規范,一切都在探索之中。水下機器人、無人機和快檢試劑包等技術手段也時刻面臨考驗。

“在長江入河排污口的現場排查中,水下機器人用得還行,但在海邊用起來還是挺費事。”陳堯剛用水下機器人做完排查,他說,海浪往復沖擊使水下機器人很難保持平衡,加上漁線多、海草密,攻堅組員有時需要親自將被纏住的機器人“救”回來。

海浪、礁石、海草、底泥、垃圾都在考驗水下機器人和無人船等裝備的適用性。對排查的另一“利器”無人機來說,關鍵在于操作人員本身,“有的排查人員現場經驗足,通過無人機視頻判斷的識別率就高”。

煙臺攻堅組提供的水下機器人追蹤管道影像

 

煙臺攻堅組在排污口現場快檢測試 朱彩云/攝

 

煙臺攻堅組提供的無人機操作影像

在排查期間,配備給排查人員的快檢試劑包也遭遇了“麻煩”,這個曾在環境應急處置時用來快速判斷污染擴散動態的新物件,經歷了長江入河排污口試點技術團隊的試用,此次再次運用到本次現場排查中。

在對蓬萊市一段海岸進行排查時,攻堅組發現離海岸線不足400米的山凹里有個“彩色格子”,不遠處還有條入海溝渠。盡管經現場排查確認,該處為染色廢水的收集池,且未發現向大海排污跡象,但攻堅組出于職業習慣,還是決定拿快檢試劑包試試廢水的“成色”。

但快檢結果出現異常。江冰分析,是現有快檢試劑包的抗干擾能力不足,“這種含有表面活性劑、復雜有機物成分、鹽分的水樣,即使是正常監測也很麻煩,最好增加有針對鉛、鉻等行業特征污染物的試劑包。”目前,煙臺市生態環境部門已對該收集池內的水樣進行取樣監測。

 

煙臺攻堅組對“彩色格子”池采樣 朱彩云/攝

“也許這些排口少排一噸污水,就能對海洋生態環境作出一點貢獻。”生態環境部執法局工作人員介紹,未來等待排查人員的,還有9個城市的渤海入海排污口與62個城市的長江入河排污口。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福建防范強降雨:轉移危險區域群眾4063人次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期待黎明闯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