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反腐廉政 > 正文

書畫圈“官帽”難除 “雅好”背后“暗門”多少?
2019-07-03 16:05:29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在陜西省清理了8名省管領導干部擔任書協主席、副主席等問題后,近日曾任中國人民銀行鄭州中心支行行長的計承江,主動請辭河南省書法家協會...

 

在陜西省清理了8名省管領導干部擔任書協主席、副主席等問題后,近日曾任中國人民銀行鄭州中心支行行長的計承江,主動請辭河南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的職務……隨著中紀委和各地加強對領導干部違規舉辦、參加書畫展、筆會活動的清理,官員請辭書畫、文藝協會“職務”漸成趨勢。

專家認為,官員愛好藝術本無可厚非,但有些人刻意躋身書畫、文藝圈在沽名釣譽之外,其實藏有不少借機收斂錢財、用權力實現尋租的行為,要根治“官帽”染指,必須要打掉這些腐敗“暗門”。

摘帽咋就那么難?

“書法藝術歷來清苦、艱難,但現在卻成了‘發財’的事業。”河北省書法協會一位人士直言,“這些年出現了一些非常不好的現象,一些官員即使功力不足、筆墨欠佳卻也能擠進協會,成了受追捧的‘大家’,把浮躁之風帶進了書畫圈。”

河南省委原常委、鄭州市委原書記王有杰自詡是一位“筆耕不輟”的書法愛好者,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出版有《王有杰書法集》。他在臺上時,有評估其書法價格為每平方尺上千元。落馬后,某拍賣行曾通過網絡拍賣一副王有杰的書法作品,起拍價僅30元,卻無人問津。

“人在臺上作品就值錢,下了臺便一文不值。”河北省美東律師事務所律師曹德全表示,“整治文化圈腐敗若能形成剛性執法,對文化圈本身有極大的好處。”

甘肅省相關部門近日在回應“甘肅省書協設21名副主席”、其中還有部分官員兼職一事時表示,甘肅省書協設21名副主席是因考慮省情需要,承認部分兼職人員來自各黨政機關。

甘肅省文聯、書協的工作人員稱,甘肅愛好書法的人口基數較大,在全國處于較高水平。而且,省書協換屆時副主席的數量是由于考慮了市州、民族、性別、人數、界別,又兼顧專業水準和組織工作平衡等實際情況而設定。

甘肅省文聯已表示,根據安排和相關規定,今年甘肅省書協將進行換屆改選工作,屆時將嚴格按照確定主席團候選人。

“雅好”背后“暗門”多少?

“擁有書畫協會的雙重身份,能頓時讓一些領導的作品價格走高,從無價變‘天價’。”一位受訪的藝術家說,“更有甚者,一些協會則通過中間人或者網站來購買‘大作’,炒高了價格之外還能將錢款倒回官員手里。”

據書畫界內部人士透露,書畫腐敗行為手段多多——

【利用假畫收錢】一些地方領導干部名義愛好字畫,但明知是假畫贗品也收藏,想行賄的人投其所好,把假畫當真畫買走。河北當地曾有一名“要員”落馬后,其家中搜出了多幅低質量的仿品字畫。

【擊鼓傳花行賄】一些想行賄的人從某些不正當的書畫機構買來書畫,然后將書畫送給官員后,這些官員再將書畫原價“賣回”原書畫機構,這樣就能完成一個“洗錢”過程,名曰“三方共贏”。

【拍賣炒作行賄】一些人將書畫送給拍賣行,通過貌似公正的市場行為拍出高價,其實暗地會有“專人”接盤,完成“行賄”過程。

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王世洲表示,法律對于行賄受賄的認定只限于財物,但現在卻有不少“障眼法”,書畫收藏的操作手法不勝枚舉,使一些權力尋租和利益交換行為得到掩護,挑戰了法律的底線。

“藝術品會形成很高的市場價格,一些官員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卷入腐敗漩渦。”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何香久說,“藝術具有高度純粹性、品格性,但如今竟成了貪腐多發之地,令人嘆息。”

“雅賄”治理需有新突破

細觀文化藝術領域的“官員腐敗”,以書畫作品為代表的受賄物真偽難分辨、價值有彈性,變現手段隱蔽多樣,而行賄物價值的認定則讓反腐工作遭遇新挑戰,必須從制度建設上予以突破。

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副院長、博士生導師張力說,現在已出現了用不具有市場價值的物品用于行賄的新情況,用于做交換的假書畫的價值僅存在于行賄、受賄雙方,法律對于行賄物品價值的認定存在短板,而這直接影響定罪量刑。

按照現行法規,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達到一定數額,才能被認定為受賄罪。但用于“洗錢”的廉價或假書畫等物品,是否仍根據其實際價值來認定,還沒有明確規定。

王世洲表示,如果這些物品僅以實際價值認定,那么雙方行為可能會逃脫掉法律制裁。他呼吁,對書畫、文藝圈規范行為應加強制度建設,引入司法鑒定程序,還社會一個風清氣正的藝術環境。

 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北京市成功將外逃16年的涉嫌職務犯罪國企高管抓捕歸案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期待黎明闯关